3
炒了一大锅炒饭不小心倒了太多的油,油腻腻的,吃都吃不下,可是又做了一大锅,倒掉的话太浪费了,不舍得。请问有什么办法挽救吗?
  
  “现在是上午九时正,由这里出发,按日常的散步速度来计算,到镇公安局需要45分钟。加上解决问题的时间,到下午四时至五时之间,我会密切关注你们的行踪,派人随时守侯。”黑社、黑会拖着昏迷的殴打跟在高碎碎的身后来到了大地下室,洞口合上了,方才共处一室数小时的那些人就仿佛突然之间已到了另一个世界中。大师傅站在甬道与地下室的空隙中,对莫心儿道:“记住,只有这一个小时──如果你们还回来的话。”
  
  
  高碎碎问:“为什么有时间限制?”
  “陆同志认为白天会安全。这一点我有同感。”大师傅微笑着,“但安全第一,预防为主,必须把所有的事故消灭于萌芽状态,才是确保安全的唯一方式。走出去后,是吉是凶很难保证。无论其结果如何,都必须让我们有个准备的时间。魔鬼是在黑夜到来后才开始肆虐,五时之后,夜的气息将越逼越近,同时还要考虑到阴雨情况所带来的黑暗。在黑暗到来前我们还要封锁所以的入口,所以五时已经是不能再晚的时间了。也许你们可以很快就完成自己的任务,但你们一定要出去,我相信要办的事情一定不止这一件。因此,四时对你们而言,或许已经够紧张了。”
  
  友情提醒:
  1.请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不发布违法违规信息,并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民事和刑事责任。
  “如果我们在两个小时中就完成了我们要办的事情呢?”高碎碎谨慎地问。
  “请原谅。即使你们去了就回,也必须在四时到五时之间才能够回归到这里。”大师傅和蔼地看着高碎碎,象是在和一个不懂事的娃娃说话般声音轻柔而平静,“──我们的这一套方法,简单地说,也有个时间限制。也许将来我们可以完成随时进出的通道,但现在,我们只有有限的几条通路,最简洁最合适的,是现在的这一条。”
  2.请尊重网络道德,不污言秽语,不侵犯他人的权利和个人隐私。
  3.请遵守社区规则和版规,不进行刷屏、恶意顶贴、恶意灌水等影响他人阅读的行为。广告发布到分类信息。
  4.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高碎碎颔首道:“好的。我明白了。那么,──能否带其他的人来这里?”
  5.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天涯社区( www.tianya.cn)” 并署上作者姓名,商业用途须获得作者和本社区授权。
  

@2199191 2010-04-03 13:15:21
  大师傅摇头道:“尽量还是不要的好。目前,我们还没有能力庇护更多的人 。”他看看大大咧咧毫不在乎的莫心儿,和蔼而关切地说道,“莫同志,小心点。”
  作者:倾慕阳光 回复日期:2010-04-03 13:12:47
  莫心儿随随便便地摆了摆手,“再会。”瞪着黑社黑会,呵斥道:“还楞着干什么?快走!──走前面!”黑社黑会愁眉苦脸地拖着依然昏迷的殴打,当先向外玩腰匍匐着进入甬道,莫心儿一脸的严肃表情,宛若在执行公务不得多嘴一样,望也不望大师傅一眼,跟在黑社黑会的后面也进如了甬道。大师傅微笑着看着他们,对莫心儿的不礼貌举止仿佛一点也不在意。待四人已经走了几分钟,高碎碎才望着大师傅,嫣然一笑,“我走了,你不送送吗?”
  可以放那种油炸过的豆腐,泡呼呼的那种,绝对吸油,不过我比较好奇为什么炒饭会炒出一大锅~~~~~~~~
  还有就是茄子吸油能力一流啊
  =============================================
  一炒可以吃两餐啊,中午两碗,晚上两碗,刚好一锅。
  茄子好像挺吸油的,下午去买条茄子试试看
  -----------------------------
  大师傅扪须而笑,满目慈祥,“高同志,一件事情,有多种的解决方式。就看你是怎么选择。有些时候,做大事是绝不能被感情左右的。”这些话,仿佛有所寓意,又仿佛是随便说说。
  鸡蛋也吸油啊。。
  高碎碎本已走了两步,却忽然回眸一笑,转身投入大师傅之怀,抱住这年近七旬的老人。大师傅一怔,高碎碎在他唇上一吻便松,吃吃一笑,钻进了甬道,(她终于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未来人。)她的身体很快就消失于地下室营造出的光线,进入了甬道中的黑暗世界,但她吃吃的笑声,却久久才消。
  
  不过不管用什么吸油,最后都要吃那么一大堆油到肚子里··好长胖
@2199191 2010-04-03 13:15:21
  作者:倾慕阳光 回复日期:2010-04-03 13:12:47
  4、
  
  可以放那种油炸过的豆腐,泡呼呼的那种,绝对吸油,不过我比较好奇为什么炒饭会炒出一大锅~~~~~~~~
  从地穴中走出,莫心儿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表情夸张地长吁一口气,说道:“差点没憋死我!──看看外面的空气多新鲜!”指挥着黑社黑会,“好了好了,先休息一下,然后把他抬起来!”。
  四周种植着一些花草树木,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繁华的商品房,这里明显是工薪阶层与“白领”阶层相交界的地方。地穴的出口,竟是在街心花园中。很静。店铺的大门大多都是紧闭着,也有的大开着,却没有一个人。橱窗里是琳琅满目的各类商品,安静地待在各自的位置,诱惑着行人。听不到以往常听到的招揽顾客的音乐声和人流的喧哗声、车辆的噪音。一群鸽子振翅飞起,眨眼间便失去了踪影。闻不到饭菜的香气,浓郁的香水味,只有淡淡的雨后泥土散发出的芬芳和别样的腥气。黑社黑会打量着周围,仿佛显得更为恐惧。高碎碎也出来了。地穴缓缓合上。
  现在,他们只有到下午四时至五时之间,才可以重新返回到地下去。
  还有就是茄子吸油能力一流啊
  =============================================
  “太……太静了……”黑会忍不住说道。莫心儿冷哼一声,板着脸问:“我让你们说话了吗?”黑会骇然一惊,“没……没有……”一出地下,莫心儿的样子更象个国际刑警了,脸上的酷相让人一看就几乎要害怕。黑社连忙申辩,“是他说话,我没有!”莫心儿用鼻音长长地“恩?”了一声,板着面孔问:“你没有说话吗?”黑社张口结舌,“我……”莫心儿盯了两人一眼,目光居然真地有了警察的犀利和不可冒犯。“从现在起,不经我允许 ,你们谁也不许说话!”不等两人出声,已用手指各自虚空点了 一点,“只许点头!不许说话!”
  一炒可以吃两餐啊,中午两碗,晚上两碗,刚好一锅。
  两人拼命点头。
  茄子好像挺吸油的,下午去买条茄子试试看
  -----------------------------
  假如不是和莫心儿熟悉已久,单只看他的表情,连高碎碎也会认为他是个当惯了警察之类不需要和人讲道理的官员。她暗暗摇摇头,为莫心儿的这种表演欲哭笑不得。(可是,这真地完全是表演欲在支持着这胆小如鼠的人敢于走出来吗?还是有其他的因素?)(不,有恃无恐才是莫心儿的特色。问题是,他为什么会有恃无恐?)
  莫心儿一指东面,“好了 ,你们也休息够了!抬着他走!”
  向东,是公安局,黑社黑会抬着殴打,连忙向前走去,速度居然和平时走路没有什么区别。
  高碎碎的目光落在两人的背影上,微微一怔,但立刻徉做什么也没发现一般,跟上两人,和莫心儿并肩而行。
  晕死 还一炒吃两餐 那样的炒饭能好吃吗
作者:右腿年华欲语休 回复日期:2010-04-03 13:36:55 
    加东西是可以啦,不过为了效果更好,你不要再一次性全部炒
[小说]魔狱(9 小小心心走一回)下炒了一大锅炒饭不小心倒了太多的油,油腻腻的,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吗? 道路标识(图1)  走了一阵,黑社黑会和他们拉远了十多米,莫心儿小声道:“碎碎,刚才你笑什么?”
    
    随便茄子胡萝卜或什么的,先切小一点条或薄一点的片,好充分吸油,至于饭,你要吃多少就炒多少,这样也好控制,万一这一锅的口味你不喜欢了,下一顿还可以再改过
  高碎碎暗暗发笑,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再也不去装出那副严肃的表情,原形毕露地恬着笑脸。但这次,演戏的人该变变了。
  “我吻了他。”高碎碎警觉地注意着黑社黑会的步伐与周围的动静,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莫心儿吃了一惊,“谁?──大师傅?──你!”气急败坏道:“你怎么能这样!”
  -------------------------------------------------------
  嗯,是的,要不饭也越炒越软,粉粉的,到时候就更难吃了
  即使是这样的莫名的恐怖气氛,高碎碎也差点忍耐不住,笑出来。她板起脸,继续表演着:“莫心儿同志!第一,我们曾同甘苦、共患难,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感情;第二,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应该对他表达感谢之意;第三,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人,对于他,我是发自于内心的尊敬;第四,他也是位男性,虽然年龄稍微大了些,但也需要异性的慰籍,给人以最需要的,才能让人感激、怀念,而他已需要了多年,这分量也就显得更重;第五,我爱他……”

作者:倾慕阳光 回复日期:2010-04-03 13:12:47 
    可以放那种油炸过的豆腐,泡呼呼的那种,绝对吸油,不过我比较好奇为什么炒饭会炒出一大锅~~~~~~~~
  “什么?你爱他?”莫心儿差点滑倒,“──他的年龄足以做你的爷爷!”
    还有就是茄子吸油能力一流啊
  
  =============================================
  “这很奇怪吗?”高碎碎好象在看着一个外星人,“你难道因为你奶奶的年龄大就不爱她了?”莫心儿不由得松了口气。但高碎碎立刻接着说道,“……要知道,爱是不分年龄界限的。”她一幅小女孩的陶醉样子,“你有没有发现,他是那么的成熟、智慧、沉稳、可以信赖……啊!那么的慈祥!在他的一生中,一定经历过很多的沧桑,到了今天,你在他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的缺点,他已经看透了世间的一切,可以应付任何的困难与艰险。有他在,你会觉得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一切都是渺小无比的,甚至死神也显得可怜,痛苦也显得可爱……”莫心儿越听越不是滋味,呻吟一声,:“天!──你不会是真地爱上了他吧?”高碎碎道:“真奇怪!我记得你莫心儿一向记忆力不错,为什么今天这么健忘?”莫心儿一怔:“我健忘?”高碎碎悠然道:“是呀!如果你不健忘,又怎么会连我刚说过我爱他就忘了?”莫心儿呆了呆,“可是……可是……,你说那是……就象……你爱他就是在爱自己的爷爷!”“是吗?哦……,我的确是这样说过。”高碎碎脸上的神情显得很认真,“可是你别忘了,爱情本来就是件难以确定内涵的词语。男女之间的爱,也本来就有着兄弟、姐妹、父女、母子、爷孙、同志等多种类型,由把他当爷爷看到真正的象情人一样地爱上他,也只不过是女性潜在的爱父情结的体现而已。本就属于正常的过程,你有什么好奇怪的?”
  莫心儿呆了,他的面上显露出了无比的酸涩,虚弱地说,“喂!碎碎,别这样说好吗?别刺激我了好吗?”
  高碎碎冷冷地打量着他,忽然间从心底里升起了真正的厌恶情绪。
  一炒可以吃两餐啊,中午两碗,晚上两碗,刚好一锅。
  这情绪一旦升了起来,就再难抑制,高碎碎淡淡地,却连自己也不敢相信地用鄙夷的声音沉声问:“刺激你?”
  她没有再说下去,可是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莫心儿吃惊地看着高碎碎的表情,敏感地意识到这一次是真的。两个人间的朦胧情意,从此刻起,将荡然无存。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因为一个老头儿?她真地爱上了他?她难道意识不到──只有我,才是救世主?
  茄子好像挺吸油的,下午去买条茄子试试看  不知不觉间,莫心儿已经停了下来,喃喃道:“碎碎,你不能这样。你该知道,只有我,才可以拯救盛家镇,没有我,盛家镇就没有明天。没有我,盛家镇就没有生存下去的希望了。”
  高碎碎皱眉看着莫心儿,也停了下来,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丝浅浅的讥笑,“是吗?现在,我要去陆氏书局,我的救世主,你是跟着我呢还是带着你的人去公安局?”“你的人”这三个字说的又柔由媚,高碎碎在说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也下意识地看了看黑社黑会两个人,黑社黑会已经抬着殴打,离开她至少有30米了,而且行动还在加快,高碎碎一凛,立刻举步向三人追去。
  但这三个字一说,莫心儿却突地一凛,──安曼!糟糕!这一夜未归,安曼怎么样了 ?!
  猛一抬头,却见高碎碎正飞步远去。
  “喂!碎碎!先和我去找一个人!”莫心儿急叫,“碎碎别走!”他追了两步,拉住高碎碎的袖子,高碎碎一把甩开他,沉声道:“这两个人真地有问题!别出声,快追上他们,看他们想干什么!”莫心儿急道:“先别管他们!和我去找一个人!他们不敢跑!”高碎碎目光一扫,黑社黑会已经抬着殴打,转过了街角,再看不到身影。最后的几步,分明已是在逃跑。她停下,冷冷地看着莫心儿,“好。说吧。要找谁?”
  “找……”莫心儿呆了呆。“找谁就快说!”高碎碎更冷淡了。
  “安……安曼……”莫心儿迟疑一下,呐呐道,“一个朋友。”
  “对不起。”高碎碎断然拒绝,“──现在不是找人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这两个人的身份。愿意跟我走,就跟着我,不愿意,就请便。”看一眼莫心儿,等待一秒,立刻快步追去。
  “喂!碎碎!──听我说!”莫心儿高叫着。
  但高碎碎已经远去。
  “妈的!”莫心儿暴怒地叫骂一声,高喊,“高碎碎!──你会后悔的!──我是个救世主!──只有我才可以挽救盛家镇!──你必须听我的话!──只有我才能拯救在噩梦中挣扎的人们!──我见过他们!──只要找到了吴诗,然后……”
  寂静的长街,却只余下莫心儿孤独而凄切地叫声。他终于抱住头,蹲在了地上,一时间无法决定是去找安曼还是跟着高碎碎这个他心目中的保护神走。
  
  5、
  
  几个人一出洞,洞口立刻被封住。
  风开、风关,恍若幽灵般地出现,大师傅看看两人,他面上的神情虽然依旧平静而慈祥,可是他的眼中,却仿佛有了年轻人的热情。他的唇上有高碎碎留下的口红之印,可他自己,却仿佛并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他的问话中,也有了年轻人的急噪。
  “各个地方都查过了。因地制宜,我们可以在六个小时内扩建四处工事,可以容纳将近百人。”风开看看父亲唇上的口红,转开了视线,“目前,街道上很静。如果是普通的地震,政府机关该出来维持秩序了。余生的人也不应该都躲在家里。根据各地收留的人的说法,事件的确是难以想象的,确实和《搜索者》一书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我认为,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可以把心理战掌握到这种程度。让人们普遍产生幻觉是不可能的。”
  风关也扫了一眼父亲唇上的口红,低下头去。等风开说完了,立刻补充,“信息探测表明,至少应该有三千人活着。昨夜死去的人数到凌晨五点已经达到了八千,但因曙光的出现,死亡报表的信号突然消失,看起来,好象真的是阳光对这种事件有抑制能力。──如果是政府发现了我们,不该采取这样的措施。根据目击材料表明,那种杀伤性武器目前还不可能被制造出来。应该说,在黑暗世界中,也只有我们才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
  大师傅缓缓点头,沉思道:“不排除被发现的可能性。据我所知,黑山白水组早就有人手在此地潜伏着,如果让他们发现了我们 ,出现这种意外是可能的。但目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无法确定。毕竟,未来人到来的这种说法,实在是有疑问。”
  风开迟疑一下,“若是黑山白水组展开了行动,完全可以用暗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种情况据传说也是有过不止一次的。我总觉得,他们采取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的话,牺牲的无辜人太多了,一旦被披露出去,政局还怎么保持稳定?”风关接道:“恩。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一是政府不可能同意他们这么做,而是我总认为他们的能力还不至于大到这种程度。如果他们的能力真大到了这种程度,政府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早就不会软弱了。”
  “不然。”大师傅摇摇头,“此地黑暗世界的人和派别实在太多了。悉数杀了,定然会引起黑道的震惊,在表面上,会通过国际关系指责当前政府;在暗地里,会对官员展开疯狂的报复举止。只有用这种方式解决了问题,才不至于引起人的怀疑。至于宣扬出去,政府是根本不必耽心的。没有谁会相信黑暗世界的存在。因此这一切都只能成为谎谈。而在能力方面,黑山白水组原本出自于黑暗世界,是执法者,掌握着黑暗世界的全部弱点。他们摇身一变成为政府秘密武器之后,更是达到了难以估测的程度。对政府而言,若能牺牲小的挽救大的,区区一个盛家镇,根本就不算是什么。有一则来自于黑暗世界的秘密消息,可能对你们的判断有所帮助──最近,国外有科研机构研制出了地震发生器,其基本原理是通过声波来破坏地壳结构,使局部发生紊乱,从而制造出小型地震。主要目的是用于海洋探察、地下石油的开采等。但我们要知道,任何的先进科学的出笼,做为政府机构,首先考虑的是如何把它应用到战争方面。让我们设想一下,假如这消息是真的,秘密设置的地震发生器在小范围内制造了地震,也就很有可能出现我们当前所遇到的不解现象。而在盛家镇的三个主区域,环状中心处先制造地震,从而隔绝内外通道,围困中心地带,再逐级制造地震,让这一片区域全部陷落,也并非不可能的。根据地震发生器所在的国家提供的实验报告──姑且认为它是真的话──那么制造象盛家镇这样的小地方尤其是还在地震带上的地域的地震,是极其有把握实现的。”
  “但实质上大部分的余生者所畏惧的都是那种激光现象和把人撕声碎片的现象。”风开仍然试图说服父亲。
  大师傅淡淡道:“激光武器早就在实验阶段并不是什么秘密。而虚拟成像技术至少很多人都看过一些电影了。假如以地震发生器制造的地震为现象为主,幻真和激光武器相附,在大家都恐惧的时刻,出现目击者的诸种说法是完全可能的。”
  “那个莫心儿,会不会是黑山白水组的?”风关问。
  “──如果真是黑山白水组做的,我倒怀疑高碎碎。”风开说。
  “他们两个都不会是。”大师傅沉思着,“高碎碎其人,是黑道总管申林的心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她在此地的目的就是监视我们这些人的活动,当然,目前为止她只能查到盛大头身边的人物,──现在也许已经对我们有了怀疑,不过,这是下一步要考虑的事情了。至于莫心儿,怎么看都是普通人,值得奇怪的唯一一点是他怎么会成为名义上的老大的。至于那些所谓的‘国际刑警’的说法,只能说,是他的演技太高明,即使明明知道那是假的,在当时,也会被震撼。也许他另有来历,对他我们不必太在意,当然也不能麻痹大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地必然有黑山白水组的人存在!找到这个人,也许我们的很多迷都可以得到解决。”
  “我看,干脆封锁入口,不让他们回来。”风开观望着父亲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即使高碎碎不是黑山白水组的人,如果让她知道了此地就是我们的总部,对我们的存在,也是种覆灭的威胁。毕竟,我们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和黑道相抗衡。”
  “不!你错了。”大师傅严厉地看内着风开,“在真相未弄清前,绝不能轻举妄动!高碎碎身为申林的心腹,经冯洛亲自培训过,其可怕程度,绝不亚于任何一名黑道上角头级的人物!其人最擅长的绝技之一,乃是追踪术。如果她找到了君子门盗墓业的人来,我们的所有设施都会变做小孩子的玩具般不堪一击。那个人贩子殴打,必然与君子门盗墓业的人有联系,各种机关对他而言如同虚设,就可想而知盗墓业人的可怕。即使我们封锁了出口,即使高碎碎不带来盗墓业的人,只凭一个殴打,就足以带着她进来了!──何况,放他们出去的最主要目的,还是借他们来弄清外界的真实情况。在情况未明前,我们只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让她相信我们的伪造身份。在目前,我们不是要阻挡他们回来,而是要祈祷他们安全地回来!”大师傅扬起了头,白须也随之飘动。他的声音,仿佛也变地虚幻而飘渺,“如果,外面真地有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危险存在,我们必须真诚地希望他们──小心!一定要小心!小小心心地走 一回!给我们──带回希望!”
  
  6、
  
  高碎碎当然很小心。
  她已隐隐猜到,黑社黑会两个人,有可能来自于一个可怕、肮脏,令人厌恶的黑道家族。传说中,在这个家族里,除了疯子、白痴、或者先天残疾,就是恶魔般的天才,传说中,在这个家族,强奸、杀人、吃人,已被视做是家常便饭,而又由于他们本就经常活动于一个神秘的区域,因此,在黑道的某些流派看来,这个家族比老猴集团更可怕,甚至有人说,这个家族的每一个正常人,或者说是恶魔般的天才,都具有着超人的能力。这些说法的有多少是真实的,高碎碎其实并不知道。在她所掌握的资料里,也几乎没有提到过这个家族。但无论如何,若这两人真地来自于这个家族,他们方才在地下室的演戏,就足以说明了他们急于出来是有目的的。她就必须要防范这个家族中是否有其他的人在此。
  转过街角,很快就追上了黑社黑会,街面上,依然是死气沉沉的,见不到除了他们以外的任何人。黑社黑会吓了一跳,停下来,回头看看莫心儿没跟来,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怕莫心儿?
  高碎碎一怔。这真奇怪。难道自己弄错了,他们不是黑氏家族的人?
  “俺们不是跑……”黑会急忙向高碎碎解释着,“俺们是跑快点才能省力气。”
  ──好吧,就看你们想干什么!
  “不准说话!”高碎碎学着莫心儿的口气,“快点走!”
  两人愁眉苦脸,果然不敢再说话,速度再次加快,并且越来越快,仿佛真的属于一种负重赶路的技巧。
  不远处,就是陆氏书局的大招牌了。书局对面的住宅,便是陆终的家。从外观看,大门是铁栏杆,然后是小花园,住宅上三层小楼,红砖白瓦,绿色的爬墙虎罩着墙壁,达半腰,看来分外典雅。
  到了书局门前,但见书局的大门紧闭,铝合金卷帘门在半腰处。“你们两个,停下!”高碎碎一指书局门前的台阶,“──在这儿歇一会儿!不准跑!看好他!如果我出来看见你们任何一个不在,后果自负!”
  黑社黑会立刻把殴打放在门前的水磨石地面上,一左一右老老实实的蹲在台阶上,这才用疑问的目光看着高碎碎。
  “我去找吃的和喝的。去去就回。”高碎碎解释。黑社黑会立刻都露出了企求的目光,“你们放心,有你们的份。都老实点!”两人点点头。高碎碎这才走向陆家。
  掏出钥匙,打开大铁门,走到小楼前,打开防盗门,再打开正门,推门而进。木制地板,踩上去声音清脆,地板一格一格的,快步行走,居然每一步的声音都不同,这地板竟然是按照音阶铺设的,无论怎么走,几乎都可以有动听的音乐。大厅中没有摆放任何家私,这在墙上悬挂着几幅名人字画,看上去古色生香,不象是假冒的。
  
  莫心儿终于决定了,去安曼的家。
  和高碎碎的感情已经完了,他忽然间意识到了安曼对他的重要性。
  他一路小跑着,奔向安曼的家。一路上碰不到一个人,听不到一点的声音,看不到一辆车。他越来越恐惧了,一离开了高碎碎,这恐惧感就再也无法抑制,他几次想停下来,想厚着脸皮还去找高碎碎,但一想到自己是未来人所说的盛家镇的救星,胆子就大了不少。再想到这个时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是为了爱情而跑,更觉得自己的伟大。(在这个突然沉寂了的地方,在这个据说有灾难随时会降临的地方,为了爱情而敢于冲出来的人,也只有我一个吧?有了这种牺牲的精神,就算我以后要另找新欢,阿曼也该毫无怨言地等我一辈子吧?恩,一辈子实在是太长了,十年就足够了。)此时此刻,他已经浑然忘却了自己是因为遇到了殴打,因为要做未来人所说的英雄,因为自己觉得地下室已经不是他的世界而出来,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因为高碎碎和他的朦胧情感从此不再才又记起了安曼,他的头脑中已经全是自己为了爱情而牺牲的伟大的高尚的情操。
  他当然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去,所面临的残酷。
  
  奔跑中,莫心儿的腹部忽然开始疼痛。久不运动的原因,使他越跑越疼,他喘息着,捂着自己的小腹坐在了地上,待疼痛减轻了后,这才吃力地站起,一摇一晃地慢跑着。终于,他看到了安曼的家。他欣喜若狂,脚步,也加快了。
  他三步并做两步地终于到达了安曼家的门外,铁门紧闭着,他扶着铁栏杆喘息了一会入,高叫着:
  “阿曼!阿曼!开门!开门!是我!莫心儿!”
  没有人开门,也没有人回应。莫心儿再不犹豫,翻过铁门,跳进宅中,越过草地,奔到门前,还没有敲门,门就开了。
  “你找谁?”一个横眉冷目的黑大汉问。在他的身后,跟着两名同样是煞气逼人、标悍健壮的青年。仿佛屋子里有奇怪的什么声音。但三个人把门堵得很严。莫心儿只在三人走出的刹那,看到了满屋子的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凶悍。
  “我……”莫心儿的声音开始结巴。“……找找……阿阿……阿曼……”
  “这里没有阿曼。只有阿狗阿猪阿猫阿牛阿马……还有我,”黑大汉指了指自己,“叫:阿──呸!”
  一口浓痰吐出。
  吐在了莫心儿的脸上。
  
  7、
  
  通向二楼的梯子也可以发音,声音却远不如大厅的好听。到了二楼,大理石地面光鉴照人,块块一米见方,房间在两边,一道楠木屏风竖在正中,挡住了走廊两边的视线,高碎碎很快就搜遍了左边走廊的六间房屋,第一间是卧室、对面是空房,第二间的门半开着,门上开有小孔,还没等她走近,就听到了汪汪的叫声,这是两条长毛西施犬和一条短毛库巴斯犬的房间,三条狗高高兴兴地迎接她,一见不是自己的主人,又疑惑地叫了两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打瞌睡道路标识;对面的房间里是两只说不上品种的猫,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理都不理她,猫的旁边是几只洁白的信鸽,偶尔啄啄小瓶中的米粒,见到她后高贵地偏偏头打量她一眼,继续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第三间是鱼的房间,大大小小的鱼缸,金鱼、热带鱼、乌龟、螃蟹、龙虾,甚至还有条娃娃鱼,她进来的时候,那条娃娃鱼正把头露出水面,发出哭声;对面是玩具的房间,布娃娃、会叫的各种绒布玩具,天花板上吊着许多的转来转去的玩具;走廊的尽头是两扇紧锁的门,一边有张小小的单人床,墙壁上都是书格,靠墙处摆着书桌,随便看看,都是宗教类的,出门的时候,才看到门后有张眉清目秀的大男孩的照片,想必就是陆终的儿子。对面的房间除了没有小床外格局和 刚才的几乎一模一样,但书籍什么类型的都有。
  缩好了门,高碎碎到了右边。
  第一间的墙壁上,挂满了长短不一的刀剑,都无鞘,个个森亮无比,但仔细一看,竟都是工艺品,无一可用。房间中还有些健身器材。对面是间客房,摆放着一圈沙发,足可坐二十余人,中间摆放着几只茶几,倒像个会议室。这间房的隔壁,是视听间,但面积足达其他房间的三倍。
  从这房间中走出,高碎碎打开了二楼的最后一间房。
  书房。
  如同三间房般的书房里,四壁都是书柜,书柜里放着各类书籍,在房屋的正中,是张宽大无朋比桌球案还要大的老板桌,藏青色的老板桌上,正燃着两炉二臂粗的檀香,才烧了三分之一,房间内香烟缭绕,香气怡人 ,桌面上一尘不染。她坐到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中,把钥匙插进缩孔,打开,拉开这宽大的抽屉。
  一叠叠的全新钞票,人民币、日元、港币、美钞、西德马克、英镑、卢布……林林总总不下二十种,单是这些全新的钞票,价值至少也在二百万美圆以上,可想而知陆终的财富绝对远远地超出了这个数字。凭他的资产,完全可以在富豪区中,为何竟自降档次,住在此地?
  把钞票取出了许多后,果然发现了一个简简单单的淡兰色公文夹,装饰着深红色的玫瑰图样,把公文夹打开,是几张十六开的大纸,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